蒋志

蒋志:注定 来源:艺术论坛

展评20160924

蒋志:注定

/ 玛瑙丨Manuela Lietti, / 钟若含

对于人类而言,行使自由意志是存在人之为人的先决条件,只有人类会把自由置于如此至高点——尽管如今各种因素正迫使人类不得不重新思考自身在整个宇宙中所处的位置与各种行动或情感的发生可能。正在北京魔金石空间举办的蒋志最新个展注定便反映了艺术家对这些问题的敏感与焦灼——在此,艺术家弱化了对特定美学形式的固执,同时无意于取悦或迎合走马观花式的观看,整个展览似乎是为那些在乍看的疑惑后依然有心停留的观者预留的召唤记忆与感知的神秘礼物。一系列视觉提示充斥在空间中,试图牵引出的是命运与可感之物相互交错相织的复杂体验。

步入展厅,首先进入眼帘的是挂于前厅的摄影系列《注定之物》(2015-2016)。照片的处理令人难以辨识,异体形态的图腾伫立于陌生的背景前,某种不确定的外层空间从画面中延展至现实的维度,人们对于确定把握这些怪异形状背后的源头和所产生的效果几乎无能为力——它们像是注定如此的。主展厅展出了双屏录像作品《看与知,或命运之爱》(2016),与之呼应的是LED显示器滚动播放的波兰作家斯坦尼斯拉夫·莱姆(Stanislaw Lem)的小说《索拉里斯星》中的节选、戈达尔的剧情片《轻蔑》中的对白以及罗丹的一段访谈。与蒋志有着十几年合作经历的音乐家戈非的音乐在展厅中回响。

双屏录像中,其中一屏围绕着两具裸体/个体的相遇展开。尽管两个身体在物理层面上不断靠近,但完全的封锁却使之进入了无法沟通和难以真正分享亲密的困境。另一屏上,贫瘠的风景与描绘着新世界的图像交相出现,后者如一个有机星球,在不断的变形中淹没又复现,实现着永无止境的自我再生。此前在前厅注定出现的形态再次在这既陌生又熟悉的背景中显现,同时承载着人类的乌托邦和反乌托邦理想,揭示着我们在面对未知时自我投射(生理和心智上)的能力,以及试图理解和掌握这些未知的徒劳。如果把《注定之物》视作一件整体艺术作品,那么它将得到进一步延伸:人类不应仅仅接受注定之物,也应拥抱其所带来的永不止息的(结局)”——虽然它们始终将以已知或未知的形式发生和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