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晨

武晨对话谢南星

武晨对话谢南星

 

1.   绘画是不是你生活中唯一的选择,说详细点。

其实我是个干啥都没长性的人,但画画还真是个例外。我很幸运的是在高中就有强烈的愿望要当个画家,我家人也不支持也不反对,但我感觉他们希望我知难而退,回到他们为我设计的道路上。到是我的启蒙老师一直很支持我,高二就领这我们班去北京看达利的展览,推荐看贡布里西写的艺术史。我曾还清楚的记得我问我的启蒙老师怎么才能考上美院,老师随便拿个大纸箱,说画满一纸箱他觉得还行的画就行,当然这是不可能的,玩命画一年也就小半箱,当然也没考上美院,但高考成绩挺好的,上西南交大当时对我来说也算个很好的选择,当时我的感觉就是上了大学就不用在学习了,自己想干啥都行,也有特别强烈的愿望早点离开家里。其实我一直觉得我是幸运的,大二我就和几个同学在外面租工作室,大四面临重要的选择的时候我的毕业创作入选了成都双年展的新人特展,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当时入选展览的除了我全是美院的,展览上看自己的作品觉得比着美院的一点不差,心里就更坚定的要当个画家。当然毕业之后的五六年是最艰苦的,生活压力很大,家人好几次都给我找好了工作,我总感觉就这么放弃了太不值得了,那时候就看各种大师的传记,梵高不说了,毕加索二十多岁也穷的不行,当时最喜欢的莫迪里阿尼也穷到去世,那时候经常想画一辈子出不来的多了,我就死磕了。这说的其实还是不够详细,往细里说几万字一点不是问题。现在想想其实生活中还是有太多的选择了,大一就和同学开淘宝店铺买衣服一月也净挣小一千块,当时我们算是第一批跟着马云干的店铺,不是因为画画现在不知道几个皇冠了,大学毕业和同学开考前班,好好干现在估计校长了,大学毕业去家人安排好的工作单位混几年,估计现在最次也是个小科长了吧,再不行回郑州原来的高中当个高中老师,估计现在都有好几波考上大学的学生了。但是总感觉这些事都不够当个画家刺激有成就感,内心还是想当个牛逼的画家。

 

2. 你毕业与西南交大,那么一个与艺术没关系的地方哪来的土壤让你坚持画画?你有没有一个圈子支撑你的热情呢?

还是只能说幸运,我们也常说我们那边是艺术沙漠地带,成都的艺术圈主要在城南我的画室在西北绕城边上,学校又是这么一个理工大学,除了四五个同班同学坚持画画几个老师偶尔去看看外几乎和其他的艺术家没有任何交际,但是艺术就是这么一个神奇的事,可能我刚好需要这段时间独自在一个地方待会。假如刚毕业就去圈子里混很可能就把自己混丢了。孤单英雄最牛逼。

 

3. 你的绘画特征明显,带有特殊雅气。是闭门造车的结果吗

肯定有关系,我经常觉得我现在的画就是自我教育的结果,闭门造车或是说自己独处能让你更清醒的的了解和认识你自己是怎么回事,认识到自己的特色和长处,剩下的充分表达就好了。

 

4. 你认为你和当代年轻画家的关联在哪里,特别是你迁往北京之后?

其实去北京对我是个重要的决定。到北京黑桥第一感觉就是好多搞艺术的啊,工作室一片一片的,第一天晚上几乎睡不着,凌晨四点多去外面边抽烟边瞎转,看到好多工作室灯都亮着,顿感压力。之后连看了几天的展览,也认识了几个朋友,但感觉我跟他们画的或是做的事情不太一样,我有自己的特点。

 

5. 你讲讲你的这个展览的结构和感受?

这个展览主要是这两三年的作品,以艺术家的肖像和对一些我感兴趣的图示的改造为主,布展时按照女性,男性和同性恋作为划分和布置,有点男女大对拼的意思。展览到没啥特强的感受,就是集中的有看了看自己的作品,没想象中的兴奋,看到一俩年前的画还挺不好意思的。

 

6. 看完展览你有什么体会,听到什么反响没有?有没有最刺激你的评论?

反响好像挺好的,展览开幕三天后我就成都了,好像没啥人在展览上给你刺激的言论,我还挺想听听刺激的言论,就像以前各种先锋艺术刚出现的展览上艺术家批评家会有各种争论,但现在好像风气不是这样的。到是展览完我回郑州我爸看了我的画,生气的说,眼睛没一个画好的,差的远了,别骄傲,回成都继续努力吧啊。哈哈。

 

7. 你那些东拼西凑的图像有没有方向性,是随手用还是有所指向?

我经常在意外的时候获取图像,刚得到一个有可能的图像,有时我会放一段时间想想看,兴趣特大时也会马上动手,但几乎中途都会改变一点或一大点初衷,画的当中我会不断观察画,她会给我新的更有意思的提示,这时我的作品才渐渐有点眉目,我常常觉得我是和画一起在完成一个作品。

 

8. 有人提到你的色彩问题,你希望画的更炫目呢还是保持个人偏好?

我就是想往炫目上靠也靠不上去,一旦违心的时候我会画得很不舒服,感觉哪哪都不对,潘老师提过色彩的问题,你也提过这个问题,我自己感觉我只能不断的改我的画才行,我自己要改到感觉色彩舒服了才行,虽然这样做会丢失一些明快的感觉。

 

9. 下一步有何打算?

下一步和以前差不多吧,努力工作,好好画画,终极目标是争取在绘画语言上有点突破。

 

10. 看上去你接近成名了,你有何展望?

其实在最艰难的时候我经常幻想成名,感觉成名多牛逼多牛逼什么的。现在就像赶快回工作室,争取画一批有进步的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