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国威

艺术家史国威访谈——节选自蝴蝶效应摄影先锋论坛

艺术家史国威访谈

——节选自蝴蝶效应摄影先锋论坛


蝴蝶效应:

在德国的毕业创作您第一次尝试了黑白照片手工上色的技法,当时为什么会选择这个技法,在之后的作品中为什么又对这个技法特别的情有独钟?

 

艺术家:

手工上色是因为我对绘画比较感兴趣。2006年我在德国多特蒙德摄影学院研究生的毕业创作,也是自己在德国生活的一次总结,那一次我决定冒险尝试将绘画运用到摄影上。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我特别喜欢这个方式,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随着手工上色工作的逐渐推进,我慢慢觉得彩色摄影相对于手工上色显得枯燥和苍白无力,反而通过手工的介入更符合我观察世界的方式,也符合我对色彩的理解。手工上色是我个人的喜好,我喜欢手工的介入,也非常享受这个过程,相当于在黑白作品上又进行了一次创作,当上完颜色之后,作品会脱胎换骨自成一种特有的气质。这也深深地吸引我不断探索下去。

 

蝴蝶效应:

很多人可能更着重于摄影的观念性,但是在我看来,尤其是对于摄影的古典技法而言,它是有很强的技术性的。请问您是如何实践技法的,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过程吗?

 

艺术家:

手工上色对色彩的要求、色彩的把握和染色的技法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过程。我认为《平民贵族》(2009)系列是我手工上色技法进步的一个转折点,从这时候起,我对大面积复杂色彩的把握更自如了,手法也逐渐完善。

 

这一时期的创作主题都跟西方艺术史中的名作有关,这也是我当时研究的一个课题。我用西方文艺复兴时期典型的作品作为框架,来替换上中国的一些人物或者符号化的东西。这是我当时一种尝试,并且也做了大量的有关这个题材的作品。

 

我一直认为艺术和技艺是紧密结合的,不能抛开技艺单纯聊观念,无法实现的艺术观念,是没有意义的。技艺在艺术世界里是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环节。

 

技艺精进的方法是建立在大量的失败基础上的,手工上色的其中一个特性是不可修改性。上色过程中我需要特别注意每一笔的动作,包括呼吸、颜色的深浅、水分的多少等等,这些都需要精确的控制。但是近期的作品,我反而会突出所谓的瑕疵,我认为现在细致精确的色彩对我来说已经不是问题了,反而想放松一些,让笔触发挥的余地更大一些。就像是松开缰绳,让它随着自己的感觉去驰骋,这也更符合我目前创作的方向的技法特点。

 

从作品《祭》(2012)开始,我的创作风格开始有了一些变化,人物题材基本上淡出我的视野,反而向平常无奇的,平面化、抽象化的方向发展。如果说之前关于人物的作品是所见即所得,直抒其意的话,那么近期的作品可能寓意会更多一些。我现在不想用那么强烈的色彩或者是画面构成来大声讲故事,反而趋于用一种平和的语调描述一个深刻的话题。

 

从作品《门》(2013)到《有风景的房间》(2013),这一系列都是大场景、大尺幅黑白照片手工上色的作品,这样的风格在我目前的作品里逐渐占据主导。所以我个人认为,这个过程是由人物到景物的转变;由具像转向抽象;由表象转入内涵。这个转变过程是与我的生活、经历和对事物的看法、理解有着密切关系的。   

 

蝴蝶效应:

2006年到2016年这十年,我们能看到您的创作风格有一些改变,您说不希望把想说的话直接表现在画面里,而是用更精确、更微妙,或者说像细雨暗藏在作品当中。请问是什么令您有这样的变化的呢?

   

艺术家:

之前我的作品大多是表现社会的表象——由表象到表象的。然而之后我对事物的认知逐渐接近本质,这种变化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和改变了我创作风格。我试图用一种比较柔和的语调来说一个沉重的话题,或者是矛盾的现实。对于我个人而言,目前作品里蕴藏的矛盾和内心的焦灼不安相比早期作品更加强烈了,我把它隐藏在一个表面平静的画面里,但是如果仔细观察其实背后是种无法形容的残忍和不安的焦灼。

 

我借助这种大尺寸的画面,经过反复地一遍又一遍地手工上色,最后形成一个具有压迫感的图像,摆在观众面前。我希望凭借图像本身的这种气质就可以震撼观者的心。我试图努力做文字不可形容的,触动人们麻木神经的图像。这是我对作品的追求,也是我认为艺术存在的一个意义。  

 

我现在的创作在有意识地模糊摄影和绘画的界限,摄影对我来说就像是一个工具,就像毛笔、颜料,摄影作为工具的特征是客观性的。我试图用一个大家都熟悉的语言来讲述一个不可言说的事情,是用图像打的哑语,我个人理解这种描述可能对我目前的创作更形象一些。

 

运用摄影记录下场景。然后再通过手工介入的方法,一次次模糊摄影的客观性,让这种客观性变得越来越弱,绘画的主观性愈加强烈,这种图像是既熟悉又陌生的,就像我拍的那些道路、公园,通过手工的罩染和笔触的叠加,人们会怀疑它的真实性。这也是我的目的,世界真的是我们所看到的样子吗?

 

蝴蝶效应:

您的作品好像有很多的秘密,很多的轻声细语藏在各个角落,但是最终的答案是你自己的反射。

艺术家:

是的,因为拍完一张照片后,我都会有一个非常漫长的手工上色过程,由于时间被拉长了,所以我有机会面对一个巨大的黑白画面,缓慢地演绎一个图像情感的过程。这种情感的变化直接影响我用色和笔触的深浅,几乎每天都有不一样的叙事方法,而这些反复上色的动作同时又被压缩在一个瞬间的影像里,正是由于时间的沉淀,才使画面产生了这种疏离的效果。我们都是社会机器极速运转下被裹挟的个体。这时候我们能否停下来歇口气,不要如此麻木,给自己一些时间去观察和感受这个世界。我认为慢下来是非常珍贵的事情, 人的生命是短暂的,只有才有机会体会到活着的意义。

 


访谈/徐佳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