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勇:内象派

  • 艺术家:管勇

    展览时间:2019.12.21 -- 2020.2.29(酒会:2019-12-21)

    策展人:雷鸣
    开幕:2019.12.21,16:00-18:30


    魔金石空间非常荣幸地推出艺术家管勇个展“内象派”,这也是管勇在魔金石空间的首次个展。

    围绕同一单纯的母题长时间反复行进,不知疲倦地工作、探索,是管勇近些年典型的创作状态。一个创作母题一旦被开启,他便会花费大量的时间于其中。在他的工作室里,堆积着大量尚待深入或不得不承认失败的作品,画布上反复涂抹、擦除和修正的痕迹提示出时间的流动和意识的绵延。有时他对某一件作品反复修改,有时面对几张画布同时工作,在此,对象与观看、对峙与共谋、意识与物质被置于一个张力场中,时间在此被压缩、拉长、断裂、叠加,最终被镶嵌于作品之内。母题在这个意义上意味着结构,从一个点出发,让情感、知觉、生理节奏、行为等偶发因素迫使其内在意识在画布上现形。困难的真正原因在于,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结构,以捕捉流变中的意识。

    他创作母题的产生具有某种偶然性,如《风景》(2017)是出于旅游中的一次偶然际遇,他说:“这个陌生的相遇是如此的熟悉”。《六个柿子》(2018)则源于10年前在日本的一次印象深刻的茶道体验,去年一次会友采摘柿子的经历,最终把这些深层记忆勾连起来,引出牧溪、乔治·莫兰迪、至上主义、茶道等。一如他认为的那样:“记忆不会被遗忘,只是被封存”,创作母题就像一个开启记忆之盒的钥匙。但是他征用的这些图示与其说是语言学意义上的,不如说是为了建构一种格式塔:某种足以支撑感觉的“临时性结构”。

    这种临时性的结构,使得处于变化中的、甚至相互抵触的感觉可以并存,成为他盛放意识的容器。这一结构的生成与发明,成为了抵抗被意识形态(艺术史、政治、大众媒体……)所规定的感知结构的唯一可能,同时,这种偶然遭遇般的构成结构,具有强烈的当下性,不会形成任何一种语言定式和话语权威。在游戏般的探索过程中,不可能的历史逻辑被发明出来,灵感伴随着内在的否定性被一道打开。这是他重提“现代派”的原因:一种温和派的激进,一种不置可否的全盘拒绝,一种传统文人常用的文化策略——通过追溯被遗忘的(因此也是被低估的)文化传统,以抗拒时风。感觉必须在被发明出来的全新的结构之中,才有被安放的可能。正是在这种被临时发明的结构里,个体的、文化的焦虑被暂时平息,为自我的言说提供空间,为一种持续性的自我凝注创造条件。这些狡黠的、疑窦丛生的图像系谱,破坏了任何一种历史的言说路径,个性的感知在这一不曾存在的空间中形成了集合,个体得以从意识形态中超脱和逃逸。

    关于艺术家

    管勇,1975年出生于山东,现工作生活于北京。他的绘画实践是从其个人化经验出发,围绕同一单纯的创作母题,长时间反复探索的结果。这个漫长的实践过程中,情感、知觉、生理节奏、行为等偶发因素最终迫使其内在意识在画布上显形,进而创造出一个崭新的知觉结构。


    重要个展:内象派,魔金石空间,北京,中国(2019);介质空间,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北京,中国(2017);反讽-推翻的美学,In·ter alia·Art Company,首尔,韩国(2013);次生形态,新时代画廊,北京,中国(2012);谁的新时代,多伦现代美术馆,上海,中国(2007)。


    部分群展包括: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香港,中国(2014-2019);重新定义“70后”艺术中的质疑精神,今日美术馆,北京,中国(2011);灿烂的伦理学,In·ter alia·Art Company,首尔,韩国(2011);East/West: Visually Speaking,杰克威尔逊当代美术馆,弗罗里达,美国(2010);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台湾,中国(2008-2010);楼上的青年:2010青年批评家提名展,时代美术馆,北京,中国(2010);艺术是什么? 2010年度艺术家邀请展,时代美术馆,北京,中国(2010);未来天空:中国当代青年艺术家提名展,今日美术馆,北京,中国(2008);管勇·杨起,Felix Ringel Gallery,杜塞尔多夫,德国(2008);多元世代·固执己见,新时代画廊,北京/台湾,中国(2007);超验的中国,阿拉里奥画廊,北京,中国(2006);自我造局:2005中国当代绘画展,证大美术馆,上海,中国(2006);70后艺术,今日美术馆,北京,中国(2005);亚洲青年艺术展,Sungsan Art-hall,釜山,韩国(2004);少年心气—中国新锐绘画展,何香凝美术馆,深圳,中国(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