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岸: 我相信有人 会带我到那个地方,但那是明天的事

  • 艺术家:何岸

    展览时间:2010.4.3 -- 5.20(酒会:2010-04-03)

    “我相信有人会带我到那个地方,但那是明天的事。”

    ——贴在魔金石空间外墙上的这个陈述句,就像名医范文甫开给豪强的药引:“石狮子一对,黄马褂一件。”
    治的是心病。

    给世界一个10度倾斜,再加上一点别的料:两段交替循环使人不爽的低频,三个从不同角度盯着你的监视器,一道略低于国人平均身高的进出口。

     ——然后,会发生什么?

    这不是一个可以依靠他人转述,或仅仅迫使自己想象便能展开的常规展览。

    没有身体的亲自参与,缺少本能在空间现场的直接反应,任何有效的认知企图都将陷入被挫败而不自知的境地。

    这也不是一个那么合适摆出“我来了,我看见,我征服”这种胜利身段的场合,如果相反的事情不会发生,你至少会有一种轻微的被剥夺感。

    但真正被冒犯的与其说是你,更可能是你身上那过于理所当然的主人公情结。

    就算最正经严肃的事物,一旦被放大到一定程度,最终也会因为失去其恰当比例而失真和丧失现实感。

    何况,这次是惯于严肃不正经或不正经严肃的艺术家何岸,他如果想挑逗你,那么你现在就已经被挑逗了。

    不要被可能的空间诗学迷惑,不要让福柯使你误入歧途,更不要去艺术史的餐桌上寻食那点残羹剩汁,因为这一切,都可能延迟或取消你进入何岸世界的资格。

    如果何岸与策展人的侃侃而谈让你信以为真,你就试着笑出声来。

    事实上,知识虽然体面,但常识往往更为有用。

    而最尊贵的,则是牛顿的脑袋——因为亲自被那颗苹果砸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