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伟刚: 盲•蜂

  • 艺术家:高伟刚

    展览时间:2009.3.3 -- 6.1(酒会:2009-04-03)

     一个严密的社会组织结构应是由特定主体所授意制订、安排,并以哪怕是极隐晦的操控方式缓慢生成出来的。通常情形下,我们更善于“自觉地”认可自身成为这一被规划构成中的一个微小分子。如同细小的蜂。

    此次场地实施作品中,在特定时间、频率的动作施行结果实际是由所有进入这一开放场域的参与者无意中所携带的混杂的信息(灰尘、表皮、毛发甚至气味等等)积累及交换完成的。

    由于参与者成份的不确定性,使得个体的特征衰减,群体的趋同性即被强调。计划的实施方式使得参与及操控更隐蔽,参与者此次社会活动的加入同时即具有了些许盲目及危险的意味。

    空间作为社会场景,计划作为支撑于场景中的结构,所有参与者则成为事件本身。

    微小而短暂的生命成为伟大整体的一个组成。悲惨在于受制于他者及自身。

    万物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