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宜洛: 驴和猪

  • 艺术家:白宜洛

    展览时间:2008.6.28 -- 8.27(酒会:2008-06-28)

    用文字来描述和评论一些作品,的确是件挺专业的事,对于我们这些不善用言语表达的人来说,实在是力不从心。但是,如果有一些现成的文章或见解更适合来解读这些作品,我们直接引用,也许是一种挺好的方式。以下的四段文字是从美国哲学家赫舍尔的《人是谁》一本书中节选下来的。我愿意借用这样的文字来解读自己在这次展览中的作品。
    “人的身体含有的脂肪足以制造7块肥皂。人的身体含有的铁足以打制一根中号钉子,含有的磷足以制成两千个火柴头……”

    “一个人不仅有一个身体,也有一副面孔。面孔是不能够移植也不能够替换的。面孔是信息,面孔会说话,这一点他自己常常不知道。人的面孔不正是神秘与意义的活生生的混合体吗?我们都能看见它,但都不能够描述它。在千百万张面孔中,没有哪两个人的面孔是一样的。任何一张面孔在瞬息之间都会改变模样。这不是很奇妙的吗?身体最显露的那一部分,为人最熟悉的那一部分,是最难以描述的一部分,是独特性的化身的同义语。我们能把一张面孔当作寻常事物来看待吗?”

    “有一天,一个人醒来,硬说他是只公鸡,我们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甚至会把他送进疯人院。但是,有一天,一个人醒来,硬说他是人,我们同样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任何人都不会嘲笑繁星,或者嘲弄原子弹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