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忠杰 石珩伯

  • 艺术家:石珩伯王忠杰

    展览时间:2016.10.29 -- 12.4(酒会:2016-10-29)


    魔金石空间将于2016年10月29日——2016年12月4日呈现艺术家王忠杰和石珩伯的近期作品展。

    王忠杰在魔金石空间的第一次展览是2012年《潜行者和他的影子》,展览是配合莫妮卡·徳玛黛博士的新书《乌云、天空》对王忠杰2002年至2012年近10年的绘画实践进行回顾性的呈现。

    自2009年开始,王忠杰作品画面中的图像和情节出现得越来越少。在两年多的创作时间里,他在痛苦与质疑中不断地将画面中多余的信息一层层消减掉,王忠杰的绘画作品日益抽象起来。“那段时间是我最难受的时候,一直在减、减、减,我觉得这是我人生最重要最深刻的体验,到最后我剩下了什么?我记得画面当中仅剩下一根线,这根线对我来说依然是以往画面的记忆;依然是颜色、构图、结构;依然是画面中曾经描绘的那群人。我无法忍受这根线的存在,最终还是涂掉了。这是我更难过的一个阶段,当时有个朋友(罗永进)问我:忠杰,这会儿你是什么感觉?我说,我不知道……”

    “但是我心里明白,在你离某样东西越来越远的时候,就意味着就离某样东西越来越近。我就是想看到固有事物之外的东西。”


    “画面的颜色和质感对我来说比较重要,那个‘框’如果让我解释恐怕很难,不过我喜欢秩序,一种新的秩序。”

    王忠杰是那种做一件事,就只做一件事的人,2010年到现在6年,他每天都在画“框”彩色的“秩序”,框住的却是一片看似空白却有着无数层细腻叠加描绘的空间,散发着奇异的光。


    他感觉到有种东西像一颗种子一样已经种下,他希望它自然的发芽、成长。

    王忠杰的作品是需要我们以寂静凝视的眼光慢慢感受。

    一次机缘在一个展览上看到石珩伯最新的绘画作品,艺术家用各种黑色油彩序列型密集笔触涂满画布,就连少量的遗留空白缝隙也要用铅笔涂黑,然而黑色、密集笔触的画面带给我的却是一种松软的感受,一种像阅读一篇风景散文一样的愉悦心情。

    石珩伯2005年毕业于西安美院油画系具象表现工作室。从刚毕业时关注公众符号、“前卫观念”到后来天天构思作品的观念、剧情,5、6年一路下来,直到人被抽空,最后到厌烦,他发现这些编出来的剧情越来越影响绘画本身的真实,面对绘画的本质这些变成了累赘。2013年石珩伯开始试着往自己最里面去剖析,他说给自己一个空间,便能认识自己。他不在乎构成空间的轮廓而是关注空间里面之所在。《里面》、《重力拷贝》这些作品陆续出现,他在不断地恢复练习绘画过程中的协调性,这些可能就是石珩伯在和自己对话的介质。

    石珩伯《画 黑》作品是彻底想抛弃所有的情节剧场和叙事,思考身体、情绪、体验和画布、颜料、笔触之间的关系。有序的书写,无序的痕迹,基本的线条虽然排列有序但却是反复覆盖调合掺杂着肉身的劳累和内心的情绪,所以《画 黑》是画者的一个记录,也是石珩伯探寻绘画本质的依据。


    石珩伯自己的一段话最能概括他现在的状态和作品,他说:“郭熙曾有‘可行’‘可望’‘可游’‘可居’的画论,我唯最在乎‘可居’,而且是灵与肉的可居,我把这种可居放在绘画过程中构建。把我的体验最终建构到画布上呈现出来,观众看到什么就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