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野夫:没有简单的象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