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线上展厅

  • 艺术家: 段正渠,郭城,管勇,梁伟,史国威,唐永祥,王忠杰,武晨

    时间: 2020.3.18 -- 3.20

    魔金石空间将于2020年3月18日至25日参加首届香港巴塞尔线上博览会。届时,我们将通过巴塞尔官网的Online Viewing Room 呈现段正渠,郭城,管勇,梁伟,史国威,唐永祥,王忠杰,武晨八位艺术家的十余件绘画,装置作品。

    朋友们将可以通过线上展位页面和巴塞尔官方APP浏览魔金石艺术家的甄选作品,如需更多询问,请发邮件至:info@magician-space.com

    线上展厅时间
    贵宾预览:3月18日18:00-20日18:00
    公众开放:3月20日18:00-25日18:00

    点击“线上展厅至浏览器或巴塞尔官方APP浏览
    点击下载魔金石空间,香港巴塞尔图录


    段正渠


    酒盅,2011,布面油画,130×110cm

    《酒盅》是段正渠“仿古系列”四件作品之一,其造型参照了中国古版木刻造型。作为中国古代版画的拥趸,段正渠一直以来对其心向往之,认为古代版画中即使一石一草,意境也颇为深远;其中的人物造型,虽有定式,时而别扭,却极有境界,远不是现代画家所能达到的。出于这种“崇古”心理,段正渠共完成一组四幅作品,分别取名为《酒盅》、《诗人》、《干花》、《猪蹄》,其画风格调高远,彼此在构图上互为映照,既是段正渠向古代画家的致敬,又包含了一些调侃的意味。


    郭城


    静物雕塑(蜷曲的人),2016,3d打印(全彩砂岩),独版,25x18x15cm

    静物雕塑(蜷曲的人)是利用谷歌人工神经网络算法为主体所“观察”到的图像为素材,通过摄影测量法所生成的。在此观察行为当中,所有被观察的客体,无论是生物非生物,人与非人,皆被人工神经网络视为像素(数据)并加以分析处理。即在此行为中,人的主体性被消解、物化,从而成为一种静物。


    管勇


    人物与静物 e,2016,布面油画,40×40cm

    管勇的绘画实践基于对现实的体验,他的作品常常逆向追溯艺术史与中国社会的诸 多时期,探索历史如何迂回地作用于当下。另一方面,管勇也在 创作中捕捉现实的瞬间印象,通过主观个人记忆的转换,在偏执 重复的绘画题材中探索崭新的存在经验。管勇的绘画体现了交错 的时间特质,在时间性和手法上表现出极端的跳跃,而这一跳跃 性特质恰恰内在于我们失序的复杂现实。


    梁伟


    转换的瞬间,2020,布面丙烯,水墨,水溶笔,160×220cm

    梁伟一直在探索一种独一无二的抽象艺术形式,并从现代 与古典绘画传统中汲取养分。艺术家有意绕开以观念或主 题为主导的构图,从大量物质对象中撷取出图像并将其拆 解为碎片,再从想象出发重组为崭新的形态。由此,梁伟 使用丙烯颜料、水墨与水溶笔等材料展开了严谨细腻的绘 画过程,创作了一系列不拘于形式、内容并始终贯穿着缜 密个人语言的作品,展现着一种有序与无序的平衡。她分 解图像以重构出介于无序边缘的抽象画面,并使得观者来 思考如何恢复秩序。当我们的视线试图在画布上辨别抽象 中的内容时,一些尚可识别的形状线索开始在眼前浮现, 却又似是而非, 旋即又消失于混乱中。


    史国威


    写生 C,2019,摄影绘画,126×169cm

    “写生”是因为整个创作过程中的状态很像写生过程。面对景物的描写,基本上色调和景物差不多,也没有特意的夸张。朴实的色彩以及还略显抽象化的景物,构成了此次展览的整体面貌。它没有华丽的外表和强加的噱头,只是单纯得就像是一次写生。最近一直关注自然景观,确切的说是一些普通的自然景观,我总是触景生情,这些情感是与自身的经历密不可分,那些看似普通的景物才能触发我内心的声音,诱使我不惜余力的表现它们。构图上也尽力排除一切影响主体的杂物,使其更纯粹的充满画面。内容才能被充分描述,所显露出来的画面也许就被认为是丰富的有灵魂的景观吧。对我而言只是想充分描述我所要展示的内容。


    唐永祥


    多圆,白色背景,一些蓝色和土红色快,2020,布面油画,50×60cm

    唐永祥在绘画中采取十字形覆盖的手法,并有意撷取不被人留意的碎片,一个背影,一个手势,或者是一组静物。这些由照片收集而来的素材被他从记忆中反复提取、描画并重塑,艺术家的直觉牵引着画面,在层层覆盖中逐渐脱离底本。他在既有图像的基础上进行切割、移动、添加或复制,重新分配局部与整体,使得负形本身以及正负形之间的暧昧关系得到解放,打开了繁复而不确定的叙事维度。同时,他也制造了很多阻碍和断裂,这些断裂处展开了新的虚构的可能,意在通往一种挣扎在主观表象和虚幻表象之间的新的想象机制。


    王忠杰


    2018.9-2019.7,2018-2019,布面油画,80×100cm

    自2009年后,叙事性与具象不再出现在王忠杰的作品画面中,他的创作转向了几何形式的框结构、色彩的光晕,并持续近十年。剥离了故事、情节、构图与颜色等“事物”的外壳,王忠杰所试图追问的是如何面对外在世界,如何在现象中寻找自身真实,以及事物背后的牵引力量。在他这一系列的绘画作品中,沉郁的用色仍能看到其昏暗特质的延续,而内部的单色如雾气一般浮出,使“形”的秩序不再明确。对王忠杰而言,他所探寻的始终是那些隐藏在表象下,不可见而又确凿存在的内在力量。


    武晨


    标准像,2019,布面丙烯 ,50×40cm

    武晨的绘画保留了笔触的粗糙感,通过混搭与挪用使画面呈现轻松的状态。他的作品将美术史中的艺术家肖像、经典图鉴、 图例进行再创作,经过艺术家内心的感受,从这些经典的图示中吸取新的信息,去找寻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他的作品呈现了一种对艺术家自我身份的观看,戏谑与批判性共存的视觉表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