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清妹参加保时捷首届“中国青年艺术家年度评选”提名展

展览时间:2017年8月31日-9月15日
展览地点:艺仓美术馆

姚清妹参加由保时捷中国与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携手举办的保时捷首届“中国青年艺术家年度评选”提名展,展出其今年创作的最新项目“蜕皮动物”。



关于作品


刺(一米线)2017仙人掌伸缩隔离带尺寸可变

在“蜕皮动物”(2017)这一项目中,姚清妹通过《刺(一米线)》,《触(安检机)》,《蜕(人身检查)》三件作品制造出一个庄严与诙谐并置的“安全检查”现场。她设计的机制强制参观者进入一个由放置着仙人掌的伸缩隔离带组成的狭窄通道。经过这一“危险”通道后,参观者的身体被依次输送进《触(安检机)》,柔软的黑色鸵鸟毛代替了铅帘,拂过参观者全身时带起一阵激灵;冥想音乐回响在机器内部,艺术家模仿瑜伽放松术的指示让人卸下防备。然而参观者在享受装置的按摩与安抚的同时,也接受着安检机和其他参观者的审视。


触(安检机),2017,按摩床,金属,羽毛,摄像头,高清显示屏,声音,122×570×90cm

三屏影像《蜕(人身检查)》延续了姚清妹对音乐、舞蹈、文本与影像间复杂张力的兴趣。女舞者与安检员构成了一个“人身检查”歌舞剧表演现场,分别以滑稽脱衣舞与机械舞表现赤裸生命与权力机器的螺丝钉两极;而安检员作为秩序的维护者,与赤裸生命亦常常难以区分。合唱团以类似古希腊歌队的形象出现,是内置在作品中的观众;他们在戏剧的进程中充当强有力的审判者,讥讽角色,作出神意的判决,但同时亦是戏谑旁观的乌合之众。舞蹈与音乐的间隙有时出现漫长的静止与沉默,此时的参观者便被女舞者、安检员与歌队久久凝视着——第四面墙的在场使空间真正成为一个全景敞视(Panopticism)的剧场。肃穆的唱诗班风格音乐和玛丽莲·梦露的歌曲交替出现——这种杂糅方式在姚清妹的作品中并不少见。在唱词中艺术家同样运用拼贴手法,将“老大哥”“利维坦”“深渊”“神圣人”“圆形监狱”等文学与哲学概念挪用、置换,成为安全检查流水线的注脚。



蜕(人身检查),2017,三屏高清彩色有声录像,中英字幕,9分

《蜕皮动物》的潜在逻辑在于,至高权力以提供安全保障、使生命远离风险的名义,规训着庞大数量的身体并使之驯顺。当参观者被依次输送进安检机,呈现出的景象是集体性赤裸生命被物品化地观看——机械重复与流水线的意义正是在于抹杀个体,从而令社会“正常化”、“标准化”。这一例外空间恰恰是至高权力施行的地带——暴力与呵护在此难以区分,安全检查这一文明的生命管理方式随时可转换为强制脱去衣物,使人失去最基本隐私的威胁——参观者对于“安检机”的强烈抵触情绪正是对“安全检查”这一词汇的反讽。当参观者的身体、感官与情绪成为作品的一部分,展厅-例外空间与观众-潜在赤裸生命这一结构便体现出来。在此,任何人都面临着这一可能性:从被保护的对象下降为被任意处置的赤裸生命。


关于展览


提名展以“生态+(Young’nergy)”为主题,展现了青年艺术家以无畏的探索精神,突破传统思维,推动当代艺术生态圈长远发展的艺术能量。保时捷中国总裁及首席执行官方智勇先生(Mr. Franz Jung)、保时捷中国公关传媒总监唐凤靓女士、收藏家何超盈女士、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邱志杰教授、艺术家徐震先生、艺术史学者及批评家于渺女士、艺术家张恩利先生,以及来自湖北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魏光庆教授,上海视觉学院新媒体艺术学院院长胡介鸣教授纷纷莅临提名展现场,共同鉴赏和品评青年艺术家对多元化艺术表现形式的实践,以及通过他们的作品所展现的批判性思索和独立见解。


在此次提名展中,以黎小杰、赵文悦、吴俊勇、冯琳、马海蛟和赵要为代表的青年艺术家们,用或幽默、或细腻的表现手法,深刻反映了当下诸多引人深思的社会现实问题,表达了创作者浓烈的人文情怀。马海蛟在谈论自己的作品时表示:“艺术家应把更多个人真实的感受恰如其分地融入到作品中去。”马灵丽、杨鑫、姚清妹、许力炜和丁力的作品或以理性视角审视艺术,或以主观意识结合自然法则,从而不断尝试传统艺术与新颖元素的完美融合。而苗颖、陆平原、詹蕤和张鼎的作品则以富有冲击力的表现方式,带来了一件件极具颠覆性或充满传奇色彩的艺术作品。


“艺术家应该对这个世界永远充满好奇,”提名委员会评委之一、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邱志杰教授如此说道。


“青年艺术家们要追随自己的内心,用心创作并感受艺术的无限,”提名委员会评委之一、收藏家何超盈女士谈到。



关于姚清妹


1982年出生于浙江乐清,大学市场营销本科毕业后于2007年赴法国求学并考入美院。2013年她在尼斯阿尔松高等国立美院(Villa Arson ) 完成艺术造型硕士学业,并与次年获得法国第59届蒙鲁日(Salon de Montrouge)艺术奖评委特别奖。



姚清妹的作品主题常围绕政治及社会话题展开,她以批判的、甚至带点犬儒精神的方式,与其所涉及的主题保持一定距离。幽默是其作品最明显的特征:在滑稽的诗意中流露出一种荒诞的忧思。她的创作或是发生在公共场合的行为介入,或是结合了舞蹈、音乐、文本、物件与图像的类舞台剧的表演及其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