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窗参加“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特区”

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特区
7月21日至8月26日
策展:长征计划

刘窗参加“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特区”,以加速主义的思考框架重新诠释既有的改革开放历史。

“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是延续自 2006 年及 2008 年系列展览的最新一期,项目以违章的临时性作为隐喻,发展出各种感知当下政治、社会、经济和文化现实的视觉工作方法。“违章建筑”在这里并不是建 筑形式的指称,它泛指各种运用非常规的策略来对应新的社会情况的生命形式。这些自发性的精神建筑 也许原本仅仅是应急之用,但在后规划的时代中,非正式和不稳定性反而成为常态。而“违章建筑”系列主 张以下具有生产性的观点:应该将违章建筑的非常规状态和永久性建筑的常态关系两者反转看待。

这种永久的非正式性其实就镶嵌在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的技术和资本的增速当中,特区便是一个典 型的非常规试点成为常态的例子。 而改革开放的重要性除了引发科学技术、资本与时间观层面的一系列转向以外,一般而言,改革开 放开始的 1978 年也往往被视为中国当代艺术的起点。尽管如此,当代艺术并不经常提供一种本体论的反 观角度来形绘改革开放在认识论层面上所带来的变革。在这个背景下,“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是“违章 建筑“系列的进一步尝试。一系列对改革开放、当代技术及资本速度的思考以视觉展示、读本、表演现场 以及视听采样四个独立又互补的文本呈现。在视觉展示的项目中,艺术家们以取样的方式,分别从历史 或者推演性的角度,捕捉这段加速度的历史,并尝试将这股抽象的力量赋予可辨识的形象。

长征计划是发起于 1999 年,自 2002 年开始的艺术及策展项目。中国革命史上的红军“长征”(1934 至 1936 年)为长征计划一系列不同的国内和国际艺术项目提供了一个隐喻性的框架和讨论语境。长征计划探讨 各种革命记忆和当下语境的关系,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参与者合作,去重新诠释历史意识和发展出一条感 知政治、社会、经济和文化现实的全新方法。长征计划的实践包括:“长征——一个行走中的视觉展示” (2002)、“长征计划——延川剪纸大普查”(2004-2009)、“长征计划——唐人街”(2005-2007)、“长征 计划——胡志明小道”(2008-2010)、“圣天作业”(2015-)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