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木尔·斯琴参加北京泰康空间群展“追踪末日松茸”

追踪末日松茸

艺术家:郭城、刘月、毛晨雨、铁木尔·斯琴、王凝慧

策展人:刘倩兮

艺术总监:唐昕

展期:2019.3.16-5.19


就像盲人摸象,时间带给我们困境,但也暗藏谜底。它被回溯的同时,也被给予期待。回溯的时间流向历史,期待的时间指向未来。我们一面在此刻考古和挖掘,一面把它放进博物馆留给后代观看。就好像站在博尔赫斯的交叉小径花园里,在分离又交错的无限种可能中,最终汇聚成唯一的此时此刻供我们体验。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刀耕火种、蒸汽机、芯片、核爆……当代性不专属于某个时代,人类印记的意义恰恰存在于每一个历史的当代性中,伴随着我们进入了“人类世”。

 

在有关人类世的叙述中,地质的变化已不仅仅是自然演变的过程,而是被人类活动深深参与、影响和篡改。地质不再是博物馆里封存着的遥远记忆,它与我们今天的现实互为因果、变成了当代人类社会的一部分;技术带来的危机、环境被侵蚀、战争不断爆发……所有这些我们此刻面对的纷扰,都毫无保留地影响到地质。地质的时间变成了我们此刻的时间。

 

自然与人类文明间的边界被人类世的叙述打开,自然被囊括进关于我们自身的讨论中,也成为文化的一部分。而这恰恰与许多东方的、玛雅的或印第安文明中的自然和宇宙哲学不谋而合。于是现实变得奇妙:当车轮带着人类印记碾压着时间不断向前行驶,我们竟渐渐与那些曾经熟悉、如今却又如此陌生的远古文明相遇、合流。那些对非线性时间观念的把握、对多元宇宙论的认识、对自然的理解、对精神性的追求、对非人类的关照,是否会为我们的当代困境撬开一个新的出口?

 

展览“追踪末日松茸”将以此为背景。题目引自人类学家安娜·秦的著作《末日松茸》,她考察了松茸这个生长于险恶的原始森林的古老物种与人类世的丰富关联。而蘑菇又在诸多原始宗教、巫术或道教传说中成为一个始终无法绕开的讲述符号。展览尝试把人类世所具有的当代性启示与某些源自非西方文明的哲学性和精神性内涵做以连接,通过松茸,让此刻与彼刻相连。

 

松茸无法在人工的种植环境中存活,但却极易适应被人类侵蚀的自然地质;它是广岛核爆之后第一个长出的生物,它深谙寄生之道,也懂得如何与其他物种交换资源、合作共存、调和而生。正是这个被许多人奉为的餐桌上的珍馐启发了我们:当我们的文明成为了一场不可重复的试验,当我们注定无法回到田园牧歌的往昔,我们依然可以在满目疮痍的废墟之上找到共存的契机,并以此去回应那个人类世的未来。

 

我们最终成为了原始森林中的採菇人,穿梭于荆棘的丛林、踏过龟裂的土地、拨开错综缠绕的枯枝,在一片混乱与混沌中慢慢摸索出路。放眼望去,一团紫光沁入眼底,我们看到了不断生长着荧光色植物的广袤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