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景湖的两件装置作品 “遗址” “陪伴” 参加广东美术馆 ‘ “珠江夜游”——后珠三角景观 ’ 群展

“珠江夜游”是在“后珠三角洲”概念中产生的一个限定和文化指涉。而“后珠江三角洲”又是“珠三角”的后置式的概念,建立在“珠三角”的种种文化假想与现实的基础上。在此语境中,题目中的“珠江”强调的是“在地性”,而“夜游”则是虚拟化的语境描述,它可以是消费性的,也可以是观念性的。从A地点到B地点的旅游路线,限定了时间、境域和行为的规则等,已然给予了“夜游”一个固定的情境模式——不同于探险性的,对景观的遐想和接受性的观看行为。行动即历史,“珠江夜游”的模式正是概括了一种对在地文化的表征性的阐释——通过存在于当下社会史某个不起眼的角落描述达到对在地文化似乎“表象”的推介。“游”本身的梦幻气质与诗意的植入,再一次成为景观消费的有效借口。“夜游”至“夜游症”的引申,驳接了充满冒险与冲动的当代艺术实验的轨道,“珠江夜游”或许是“珠江夜游症”的一种表征——在地的梦变得漫长,黑夜的世界因沉默而璀璨。正如这一批与“珠三角”无法割舍关系的艺术家的存在一般。

 

展览大多由广东籍的艺术家作品所构成,强调对艺术“在地性”的表达,是为一次对“后珠三角”地区艺术生态的调研与群体档案研究,并试图以点带面地呈现广东当代艺术实践的景观面貌。